上市公司“去P2P化”愈演愈烈,“分手”卻沒那么容易

上市公司“去P2P化”愈演愈烈,“分手”卻沒那么容易_金融_電商報

昔日之“蜜糖”,誰曾料到真的成為今日之“砒霜”。與當初的趨之若鶩不同,現如今上市公司競相撤離P2P。

近日,上市公司海寧皮城(002344.SZ)控股的P2P平臺“皮城金融”發布公告,宣布該平臺停止運營。據公開資料,該平臺運營歷時近四年三個月。

上市公司“去P2P化”愈演愈烈,“分手”卻沒那么容易_金融_電商報

但是,皮城金融僅是眾多上市系P2P平臺中的一家。還有其他上市公司旗下的P2P平臺,如巨人網絡(002558.SZ)參與的旺金金融等,由于受到監管形勢趨嚴,以及違約不斷、行業不景氣等的影響導致創利能力下降。從而不得不做出改變——或剝離、或清退各自的網貸平臺。

1皮城金融的良性退出

公告表明,應上級監管要求,皮城金融停止所有P2P業務,并已安排妥善處理相關善后工作。

皮城金融客服人員對獨角金融(微信公號:uni-fin)表示,公司已經于6月19日完成所有項目的兌付工作;無論投資者自主提現與否,都將通過前托管銀行興業銀行進行資金退回工作,如果銀行卡改變,投資人聯系客服核實后,仍可通過技術手段歸還。

如若最后功成,在爆雷頻出的嚴監管時代,皮城金融的良性退出或許是一個好的案例。

除了監管因素以外,皮城金融終止運營是否還有其他的因素推動?

皮城金融官網顯示,其是海寧中國皮革城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其成立于2014年12月,注冊資本5000萬元,主要股東是國有上市公司海寧皮城。據海寧皮城2017年年報顯示,其已繳納2000萬元注冊資本,另一位預計占比60%的大股東陳莉英尚未認繳注冊資本。

皮城金融自2015年3月16日開始上線運營,到2019年6月24日公告停止業務,存續時間累計達到四年三個月。據皮城金融官網統計數據,截至停止業務時,該平臺累計撮合約74.27億元的融資,累計實現收益2.53億元。

然而,自去年下半年爆雷以來,皮城金融P2P業務量不斷收縮。2018年上半年,累計撮合了約8.54億元,下半年為3.66億元,下降57.14%;2019年上半年卻僅僅撮合0.9億元,同比下滑更甚,達到89.46%;其中,2019年第一季度實現0.83億元,第二季度僅僅0.07億元,環比下滑91.57%。

同時,皮城金融近三年的利潤貢獻也在逐年下降。據海寧皮城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年報財務數據,皮城金融歸屬于海寧皮城的凈利潤分別為522.2萬元、466.2萬元和436.8萬元,呈下降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在皮城金融運營期間,產品半數存在“關聯擔保”情況,即被同為子公司的“皮城擔保”擔保,比如大城小愛、商通保盈系列產品。

業內人士認為,即便擔保公司和P2P是兩個獨立法人,但股東方有關聯的話,風險也可能會傳導。擔保公司按規定不能吸儲,通過平臺就有變相吸儲的嫌疑,有關聯交易的違規空間。

毫無疑問,隨著監管的日益規范嚴格,加之在同等時間內皮城金融撮合融資額度不斷減少、下滑速度不斷提升,且利潤呈現下滑趨勢,海寧皮城做出撤離的決定也合乎邏輯。

2上市公司逃離P2P

皮城金融的案例已經不是個例。在監管趨嚴的當下,一些曾經寄希望于轉型互金來獲得發展的上市公司,陸續開始砍掉互金板塊的業務。網貸天眼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上市系網貸平臺累計轉型及停業平臺數28家,累計問題平臺數量28家,運營平臺數量57家。

“P2P政策不確定性仍然存在,防止互金風險傳染到上市公司,影響公司市值,影響公司獲取包括銀行貸款在內的正常融資。”西南財經大學助理教授陳文向獨角金融(微信公號:uni-fin)表示,這是上市公司選擇退出P2P行業的重要原因。

“在監管日益趨嚴背景下,P2P行業景氣急劇下降,能夠為上市公司帶來的利益方面有限,所以很多上市公司卻紛紛清退、剝離旗下P2P平臺。”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去P2P化’能夠給上市公司帶來的好處顯而易見,有利于緩解財務壓力。由于P2P業務的逾期壞賬率非常高,再加上獲客成本高、營銷成本高,導致很多上市公司財務壓力很大。”

這方面的案例比如熊貓金控(600599.SH)與巨人網絡(002558.SZ)。其中,熊貓金控原本主營煙花業務,從2014年開始,趁著互聯網金融的風口試水P2P,先后上線了兩家P2P平臺銀湖網、熊貓金庫。兩家平臺一度為熊貓金控帶來巨大的利益,金融理財業務占總營收的比重在2017年度甚至達到74%。

然而,隨著行業形勢急轉直下,兩家平臺均出現嚴重兌付問題,越來越成為“拖累”,最終被上市公司作出剝離的決定。另一家巨人網絡旗下的投哪網今年初也被剝離。

易觀互聯網金融中心分析師張凱認為,“對于上市公司而言,如果其對互金業務的未來發展沒有很好的預期,同時該部分互金業務也嚴重拖累了公司業績,那么選擇剝離也是公司正常的經營策略調整。”

此外,今年5月初,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了兩則重要通知,一是《關于發布深圳市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第一批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網貸機構名單的通知》;二是《深圳市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第一批失聯網貸機構名單的通知》,并附帶了相關名單。其中在第一批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的71家網貸機構名單中,出現了中興通訊(000063.SZ)旗下薪樂寶、*ST康達(000048.SZ)旗下豐收貸、領益智造(002600.SZ)旗下豐收貸、深圳華強(000062.SZ)旗下華強易信等都榜上有名。

3“去P2P化”并非一帆風順

業內人士分析,金融行業屬于強監管的行業,很多渴望進入金融領域的企業,就會選擇通過互聯網金融切入金融行業,以此作為捷徑。但是,在網貸整治的當下,無論是未上市的互金公司,還是上市公司涉及互金業務的,都紛紛降低P2P業務權重,甚至撇清自己和P2P的關系。

不過,上市公司剝離P2P也并不全是一帆風順。

以上市公司熊貓金控為例,熊貓金控在打算剝離熊貓金庫和銀湖網的時候,就一直遭到平臺投資人的反對。投資人紛紛表示,當初投資這兩家平臺,就是看中了上市背景,覺得有保障。如今東窗事發,卻想丟棄互金。更何況,如今熊貓金庫的實控人趙偉平因涉嫌泄露內幕信息,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剝離互金的道路恐怕不太好走。

宋清輝指出,上市公司“去P2P化”的過程中,存在諸多的難點。首先是能否徹底剝離的問題,否則可能成為掣肘。其次是能否完全撇清關系,否則可能成為引爆“地雷”的導火索。在行業風險集中爆發的當下,P2P平臺已從過去的“香餑餑”,變成很多上市公司眼中的高風險資產。

另外,對于一些已經出現逾期問題的P2P平臺來說,即使剝離之后也還是要進行兌付。陳文提出,“剛兌主要就是大股東剛性兌付,存量出借人當時之所以出借是因為看中了當時的股東背景,當下經偵介入也會強調歷史股東責任。”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剝離”或者“退出”也難以起到“甩鍋”的作用。

本文鏈接:http://www.tjmbzz.live/101874.html 來源:獨角金融 作者:吳忌 張觀海 責任編輯:唐云

聲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電商報”,電商報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電商報立場。

頂部

龙鲤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