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支付行業發展簡史

中國支付行業發展簡史_金融_電商報

“選購商品,商品掃碼,拿出手機,掃碼付款”,如此便捷的購物支付體驗,使很多人對于“付錢”這一過程的感知越來越低。

密碼驗證、聲紋驗證、指紋驗證、刷臉驗證……消費者對于支付便捷、安全的需求似乎同時得到了滿足。

然而,真的是這樣么?

從左到右的支付行業

毫無疑問,我國支付行業的發展已經領先世界,被譽為“新四大發明”之一,但如果時間回溯五年來看,我國整體支付行業的發展還遠遠落后于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

可以說,我們用五年左右的時間,超越了其他發達國家五十年支付行業的發展,在安全和便捷方面實現了全面的趕超。

但是,在支付發展的歷史中,安全和便捷就如一個蹺蹺板的兩端,此消彼長。

支付的發展總是離不開三個關鍵詞:“效率、便捷、安全”,提供支付服務的機構總是以效率(包含客觀環境、商家與消費者的接受度、價格、機會成本等綜合因素)為中心,在安全和便捷中進行權衡。

在兩者的權衡中,支付機構(代指非銀行支付機構)和銀行出現了截然相反的發展傾向和理念。商業銀行向左,經營理念偏保守派,重支付安全和消費者的保護。支付機構向右,偏創新派,重支付便捷和客戶體驗。

雖然兩者都十分重要,但在具體的經營決策中,傾向性仍然十分明顯,也正是這種傾向性,使銀行在零售支付的戰場中全面潰敗。

銀行在大額支付(多為B2B交易)市場占據傳統優勢,第三方支付在小額(以零售為主)支付方面領先。以人民銀行公布的《2018年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的數據來看,2018年,非銀行支付機構發生網絡支付業務5306.1億筆,金額208.0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85.05%和45.23%。銀行業金融機構共處理電子支付業務1751.92億筆,金額2539.7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4.82%和4.98%。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交易筆數是銀行的3倍還多,雖然交易量不到銀行的10%,但在筆數和金額方面的增速都遠遠超過銀行。

銀行作為經營風險的傳統金融機構,注重安全和消費者權益保護是其固有的文化基因,這也是銀行獲得B2B交易信賴的原因之一,因為企業更重視資金的安全。

但隨著零售支付的崛起和支付場景的廣泛化,消費者對于支付的便捷和體驗有了新的要求,新興互聯網支付產品的便捷體驗與傳統銀行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便捷成為了主流。

因為對于消費者而言,支付的便捷是實時能夠體驗到的,但安全卻是遭到損失之后才有切身體會。損失是小概率事件,這使消費者自然而然選擇了效果更加明顯的便捷。

安全OR便捷?用戶選擇至上

在零售支付的戰場上,第三方支付對銀行形成了絕對的優勢,其根本原因在于用戶選擇了右派“體驗至上、兼顧安全”的支付機構,而非左派“安全為重”的銀行。

而用戶則包含兩個維度:商戶和消費者,他們對支付方式的選擇偏好有所不同,但都秉承“效率優先”的原則,即便捷、安全、價格等因素的綜合考量。

對于商家,效率首先體現在支付服務的價格上。零售行業中眾多的小微商戶對于成本較為敏感,低價甚至免費才是王道。得益于各種新興的技術手段,第三方支付成本遠遠低于銀行,在酒店、餐飲、百貨、超市等標準類商戶,支付的費率僅為0.3%-0.6%,而線上的支付和二維碼支付費率甚至更低。同時,部分支付機構為了搶占市場,全力補貼商家,打出了“零費率”的旗號,對于中小商戶來說,誘惑力十足。

而銀行則不同,作為傳統金融勢力的代表,銀行在手續費方面的標準可以說是十分完備。以典型的轉賬匯款為例,直到2016年2月,中農工建交五大行才共同承諾,5000元以下的跨行轉賬免費。到同年7月,全國性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則聯合成立了“商業銀行網絡金融聯盟”,聯盟成員間轉賬免費。但是除此之外的跨行轉賬、省內外異地匯款等行為,仍然有很高的手續費,更別提辦理銀行業務過程中,基于安全認證的各種繁瑣流程和驗證手段了。

通過價格的比拼和對于中小商戶的服務,支付機構牢牢占據了小額零售支付的市場,支付行業的規模效應也使得支付機構優勢越來越大,銀行在小額消費支付領域內一敗涂地,幾乎徹底失去整個市場。

對于消費者而言,則是由支付體驗驅動,便捷的支付方式才是核心。傳承了互聯網精神的第三方支付,無疑在此方面具有天然的優勢。第三方支付以電商起家,逐步滲透到出行、購物、消費、社交等各個領域,最后從支付切入金融。與場景結合、滿足消費者需求是支付機構發展的邏輯,便捷的消費支付體驗貫穿其中。而“快捷支付”這一創新模式通過簡化支付流程,提高支付成功率,將支付便捷性進一步提高,成為第三方支付快速發展的重要基礎之一。但是,與銀行多數采用的密碼+硬件(U盾、密碼器等)相比,快捷支付是“弱驗證”的,在這方面,安全性客觀上存在一定隱患。

銀行同樣不甘示弱,為了對抗支付機構,相應的推出了信用卡免簽、閃付、小額免密支付與跨行轉賬免費、跨行賬戶互聯互通等手段,以“簡化支付流程、提高消費者體驗”為核心,與支付機構進行全面對標。雖然仍然存在一些需要到銀行網點面簽的較為麻煩的流程,但對比過往的支付體驗,已經是大幅度提升。

遺憾的是,各銀行間貌合神離的關系致使并未出現一款“超級網銀”,通過支付機構(特別是支付寶/微信)進行小額跨行轉賬及支付成為主流,線上小額支付戰線以銀行全面失守告終。而在線下,小微商戶客觀存在缺少支付終端的難題,二維碼支付的出現更是適當其時,銀行的各種努力就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用力很大、收效甚微。

在零售支付市場中,似乎支付機構已經大獲全勝,線上互聯網金融發展如火如荼,線下二維碼支付江山一片大好。不斷出現的支付賬戶盜刷、二維碼調換騙款、木馬病毒植入條碼、二維碼盜刷等支付欺詐案件并沒有引起市場各主體的足夠重視。但是,便捷支付體驗后面的安全隱患,已經為日后的整頓埋下了伏筆。

2016年8月“徐玉玉案”(2016年8月21日,因被詐騙電話騙走上大學的費用9900元,傷心欲絕,導致心臟驟停,最終不幸離世。)震驚全國,人們開始重新審視日常生活中享受各種服務的便捷和安全。支付業務由于涉及銀行賬戶、個人身份信息、密碼等多種敏感信息格外受到關注。

在“徐玉玉案”曝出之后不久,中國人民銀行便出臺了支付行業大名鼎鼎的“261號文”(《中國人民銀行關于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而就在前不久,中國人民銀行又發布了“85號文”(《關于進一步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的通知》),其被視為“261號文”在新形勢下的更新版。

監管政策的出臺可以說是及時地遏制了支付發展的“右傾”走向,隨之而來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的開展,將支付“強監管”的大幕徐徐拉開。

監管的中立性:效率與安全并重

從長期發展來看,商業銀行向左、偏保守安全,支付機構向右、偏激進創新。而監管,作為市場中最重要的參與主體之一,其理念為“效率與安全并重,創新與安全相輔相成促進支付產業發展”。

當然,就如同銀行與支付機構在運營中的傾向一樣,監管在產業發展的不同時期,監管重心自然不同。

這種重心的不同在支付行業發展的過程中同樣可見端倪。

國內公認的第一家支付機構雖然是始于1999年(首信易支付),但是2010年支付業務才開始快速發展,不斷涌現的新業態對監管提出了挑戰,人民銀行面臨著“收編or掐死”的兩難選擇。監管最終選擇了承認現實,迎接挑戰,《支付業務許可證》的發放標志著支付機構正式成為支付行業的正規軍,此后五年內,支付行業的爆炸式增長都離不開監管對于行業的鼓勵,對于創新過程中問題的容忍。可以說,沒有當年監管的包容性,就不可能有如今領先世界的移動支付。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與現在一地雞毛的P2P行業相比,就知道當年被招安收編、享受彈性監管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有多幸福了。甚至馬云也曾公開提及:“沒有當年央行對于互聯網和科技的尊重,就不會有支付寶,更不會有螞蟻金服”。

在這一階段,支付行業的發展不斷創新,支付給其它行業帶來的助力也是顯而易見,監管對于行業發展充滿了樂觀的態度,對于創新所引發的安全問題,容忍度也較高。

但是,隨著2017年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的開展,“強監管、重安全”成為監管的主旋律,支付的監管也回到了“安全為重”的主線上。

有人質疑這種強監管的環境扼殺了第三方支付的創新活力,是對于第三方支付的打壓,但是回過頭來看,恰恰是監管對于安全的重視,客觀上促進了以生物識別為代表的支付科技的發展。

消費者仍然追求便捷的支付體驗,但對于支付安全有了更高的要求,這就促使支付機構通過更先進的技術手段保證消費者的資金安全,支付的創新并沒有減弱,但卻更加偏重安全,支付的安全和效率互為促進,螺旋上升,從這方面來講,監管的指導功不可沒。

支付發展前景:不斷的融合與分化

歷史經驗已經告訴我們,支付的發展過程中總是存在安全與便捷的權衡,那么未來支付的發展到底是趨左還是趨右呢?

答案是融合與分化。具體來講就是,安全與便捷在整體發展上保持一致,兩者在更高水平上保持協同,在體驗上前后端分離。這種趨勢是多方力量共同促進的結果。

首先是市場主體需求的推動。無論是銀行還是支付機構提供的支付服務,對于消費者來說并無太多區別,消費者對于便捷支付的核心訴求沒有變,但對于支付安全的要求在日漸提高,在“以客戶為中心”的前提下,支付服務需要使安全和便捷達到更高水平的平衡。例如,支付寶提供的“你敢付、我敢賠”服務,在保證便捷的同時,將消費者的支付風險部分轉移到支付機構,同時提升了消費者的便捷和安全體驗。

其次是技術進步的驅動作用。在支付前端提供便捷的無感支付(聲紋、指紋、刷臉、靜脈、虹膜等)模式,在后臺與大數據、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分布式架構等技術相結合。支付科技的發展使安全和便捷同時提升成為可能。

再次,行業發展趨勢對于支付的要求。支付的發展是伴隨著互聯網人口紅利發展起來的,而隨著這種紅利的消失,消費互聯網開始向產業互聯網轉變,支付發展的重心也由C端轉向B端和跨境等方向轉移,與C端的重體驗不同,B端和跨境對支付的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在C端和B端共同發展的市場中,便捷和安全自然同等重要。

最后是監管的現實要求。監管并不總是與市場主體的立場完全一致,有時候甚至是背道而馳的。因為多數消費者追求的是便捷的體驗(兼顧安全),機構追求的是利益(極致的創新),而監管需要考慮的是市場的整體發展,過高的安全標準會犧牲便捷,過度的便捷會增加風險,監管需要引導機構、教育消費者,在安全和便捷中達到整體支付效率的提升。

然而,我們仍需要注意,支付不同于其它行業,是整個市場基礎設施的一部分,便捷確實是行業發展的重要因素,但安全才是行業發展的基石。

正如支付結算司副司長樊爽文在一次演講中所說:“從長期實踐來看,我們經常亡羊補牢,但未雨綢繆比亡羊補牢更重要,因為支付涉及的是千家萬戶的資金安全、財產安全。比如電信詐騙,可能因為幾千塊錢,背后就是一條生命沒了。支付是沒有小事的。”

本文鏈接:http://www.tjmbzz.live/101780.html 來源:移動支付網 作者:大智 責任編輯:唐云

聲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電商報”,電商報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電商報立場。

頂部

龙鲤传奇返水